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情感小说  »  丝袜淫女 [2/7]

丝袜淫女 [2/7]


丝袜淫女2 — 丝袜催眠实验(作者:Alpha Wing)

姐姐的婚礼后,她就开展了人生的另一页。而我呢,同样要準备新的生活。姐姐结婚就顺理成章地搬到木村的新居,而我就独佔了旧居。虽然姐姐撇下了我,但作为补偿,她把她全衣柜的衣服都送给我。全都是名牌而且又性感的衣服,她说我已经是大学生,衣着应该要比以前着重了。其实明明就是她想买新衣服而已……
之不过,上衣也就算了,我看着姐姐留给我的短裙和丝袜,实在不敢穿着,要是像婚礼那天发情的话,便麻烦了,幸好碰见的只是雅人哥哥。不好了,每次一回想起上次跟他性交的事,便很弄脸,我竟然在他面前如此淫蕩。今天还是穿短裤上学好了。
东京大学离家不远,大概一小时的车程便到了。我走进讲厅,坐在奈奈的身旁。对,是我的中学同学奈奈,不知怎的,她从中学便经常被编到坐在我的附近,想不到大学也会选入同一学系。她除了喜欢性骚扰我之外,也不失为一个体贴可爱的美人,而且她的性格比我外向,在大学里有奈奈陪伴实在是件令人高兴的事,我们甚至被选为东京大学的校花,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事。

「嗳~美莎今天又是穿裤子,那我只能玩弄妳的上半身了。」这是奈奈常见的打招呼方式,我经常想,若果她是男人,肯定是个大色狼。

「奈奈……不要……其他人会看啊。」

「不要紧,反正还没有男同学在。嗯~好羡慕啊,美莎的乳房又长大了,我的怎么都这么小。」

「说谎,妳明明已经是85D了。」这时,我留意到她穿着一条迷你裙和黑色丝袜。「奈奈,妳现在每天都穿丝袜和裙子吗?」

「对啊,以前中学就已经惯了。说起来,美莎为甚么不再穿丝袜了。」奈奈的从乳房移到我的大腿上,来回扫抚我白晢的大腿。

「不要摸!!」我也不知为何我的反应如此大,奈奈被我这样一叫,连忙把手缩回去。

「美莎,妳没事吧。」奈奈忙不迭问候,她以为自己玩得太过火了。

「对不起……丫,教授进来了。」教授和同学纷纷走进课室,我们也拿出书本準备上课。奈奈刚才扫抚我大腿,不禁让我回想起以前曾经被一个男同学在火车上对我作同样的事情,结果心理作用之下立即挣开了奈奈。这堂课我都是心不在焉,一直在思想自己的问题,突然想起雅人给我的卡片。

  我在心理学系的建筑物找了一会,便找着了雅人的研究室,不知道自己不请自来,会否摸门钉,又或是阻碍了雅人工作。幸好,雅人笑着脸迎接我。研究室的布局很简单,墙角有一张书檯,旁边的是一个很大的书柜,上面全部都是心理学书籍。比较特别的是房中间有一张沙发椅,大概是让心理病病人躺卧问趁的椅子。

「不好意思,房间没有别的椅子了,就请妳先坐这一张吧。」雅人一边说话,一边泡茶。

「嘻~不要紧,这张椅子好似很舒服似的。」我好奇地坐下去便躺,的确让人很舒服。

「美莎妹妹,找我有甚么事?」雅人递给了我一杯红茶。

「入学后还没有拜会你,所以专诚来你的办公室看看。另外,事实上……还有点……事情……」我喝了一小口红茶,因为有点难以啓齿。

「是婚礼的事吗?如果是美莎的困难,我很乐意帮忙的,但妳要坦白把事情告诉我,我才能够帮得上。」我鼓起勇气,把中学时如何差点被人调教成丝袜性奴的事情告诉他了,我知道雅人可能从此就会讨厌我。

「嗯,我明白了。」雅人握着我的手,让我感到很温暖。接着,他才慢慢的开始解释。
「其实上次跟美莎做爱时,我已经留意到,美莎妳的身体非常敏感,而且荷尔蒙分泌很多。一般人会称这样的女性为淫乱,但我认为其实只是天生而已,并不是坏事。」被雅人这样一说,我脸都红了。他又继续解释︰

「可是由于妳被人强制性侵,妳的理性上告诉身体要厌恶,但生理上却催促妳接受。当妳理智较强时,便会作出一切逃避性的行为。例如妳每次被侵犯时都穿着丝袜,故此妳的身体亦会对穿丝袜产生抗拒。」雅人把手中的茶一喝而尽。「其实妳害怕的是,要面对理智被战胜后,那淫乱的自己而已。但心理上妳会为身体筑起墙壁,长久下去,妳会因为害怕性爱而拒绝结婚,甚至是和异性相处。」

「那……我应该怎么办……?」不能穿丝袜还是事小,不能结婚的话,那我的幸福岂不是泡汤了。

「其实要医治不算难,可以尝试用催眠,然后……」雅人说得有点口吃了。

「然后怎样……快说!」一听见可以医治,不管是甚么,我也愿意尝试。

「嗯……要先把妳催眠,然后要妳体验一下正常的性爱。让妳的潜意识不再反抗就行了。」怪不得雅人起初不肯说,他大概是怕我会以为他想藉此非礼吧。

「那么……雅人哥哥……你愿意帮我吗?」我低下头,不敢正视他。

「帮妳催眠是可以……但要做爱的话……」

「哥哥……妳嫌弃我吗?」我泪汪汪的望着他。

「不!!当然不是,美莎这么可爱,我怎样会嫌弃!!只是刚才所说的是理论,实际上不知行不行。」想着也是,除了我以外,怎么可能会有其他女生要求别人催眠自己然后性交。

「那……美莎就作好的实验对象好了。哥哥不是说过喜欢看美莎穿短裙丝袜吗?治疗成功的话,美莎就能穿给你看了。」说到这样,雅人也不能再拒绝。他先出去一会,大概二十分钟后便回来,回来时手中拿着几双未开封的肉色丝袜。他要我把所有衣服脱下,只穿着这双肉色的丝袜裤。

  要在雅人面前脱衣其实还可以,反正之前都已经跟他发生关係了,但要穿丝袜,还是有点战战兢兢,不过为了治疗,便尽力一试。现在全身上下只有一双薄如蝉翼的丝袜所包裹。雅人接着把我的眼用黑布蒙上,然后把我放在那张大椅子上。我感到有点紧张,下体亦正分泌出一点点爱液,我不停的磨擦自己的丝袜脚,发出沙沙的声响。

「美莎,不要紧张,放鬆」雅人正替我按摩额头,并且我嗅到一股香薰的味道,大概是他点的。我感到身体开始放鬆,雅人要我跟着他,慢慢的由一数到十。但当我数到五、六的时候,意识便慢慢变得散涣。

「对,就这样放鬆身体,妳幻想自己正在跟男友做爱。他深爱妳的每一吋肌肤,他想亲妳的乳头,可以吗?」我点了点头,立即便有一股快感从乳头上传过来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……啊」接着,我感到丝袜上有两只粗状的手在抚摸。他们越摸越快、越摸越用力,我开始有点想反抗了。

「美莎,别紧张……妳的腿太美了,妳也很爱我抚摸妳的腿是不是?」

「嗯……美莎很喜欢……」我感到雅人的手越来越温柔,特别是大腿的根部,我能感受到暖流,因为他差不多要摸到我的阴户了。雅人此时把我其中一只脚拿起送到口中,我回忆起之前雅人替我舔脚趾的事,不禁下体就流出很多爱液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」我虽然看不见,但估计下体部份的丝袜已经湿得透明了。雅人很体贴地爱抚阴唇,不断的慰藉我。

「美莎的下面流出很多水了。」雅人说话时,吐出了我的脚,说完后,把另一只脚再含一次,丝袜的头部被他的口水都染得湿湿的了。

「啊……唔……美莎…是不是很淫蕩?」这是我潜意识所发出的说话,不知为何,竟说出口了。

「不是的,美莎很可爱,我最喜欢了。」雅人说完后,把我两条腿大字型分开。幸好我看不见,不然自己的阴户对着他,必定羞得不得了。我渐渐感到下体正有气息在喷吐,大概是雅人把头伸过来了。

「啊啊……喔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那里很髒的。」

「美莎这里一点都不髒,而且很好吃。」雅人不理我的说话,反而更加落力的转动舌头,隔着丝袜来回的刺激阴蒂,让我的身体不停打震。我被他弄得意乱情麻,竟然主动要求他撕开我的丝袜。以前我被人侵犯时,那个人都喜欢把我的丝袜撕破,然后插入。但当我听到雅人撕裂丝袜的声音时,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害怕,反而有点期待。

  雅人的手指插进来了,我不知道为何他好像很了解我的身体,竟然专向G点来按压。每次他的手指抽出时,我也感到部份爱液跟从他的手指一起抽出,但还是有无尽的爱液在流出。

「啊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我要……要去了……喔……嗯嗯嗯!!」我情不自禁的抱着雅人深吻,自至淫水都从下体全喷出来,才跟雅人的舌头分开。当我正在喘息的时候,有一股强烈的精液气味在我附近。

「美莎,接着是好最爱吃的肉棒了。」我便主动地打开了小嘴,把雅人的阳具一边含一边套弄。我本应讨厌为男人口交才对,但听见雅人因我口交所发出的呻吟声,我便更加卖力了。雅人的阴茎实在太大了,我改用舌头来回舔他的龟头和睪丸,每舔到某个地方时,我可以感受到他全身在抖擞。

「美莎,妳现在是处女,妳的男朋友希望跟妳结合,可以吗?」雅人又再给我暗示,这次我的身体很自然的作出了反应,我把双脚擘开,自己翻开小穴,準备一根又粗又大的阳具插入。

「呀………啊!呀……进去了…喔……」我彷彿真的像一个处女般,感受到初次插入的痛楚。而雅人则厌在我身上,温柔的、轻轻的扭动屁股。

「美莎的身体太棒了……我可以抽插吗?」

「嗯……」做捉心理準备后,雅人便慢慢的抽出阴茎,又慢慢的插入。阴道的肉壁被紧紧的挤压,让我感到很充实。

「嗯………噢噢噢嗯嗯…啊……里面…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哥哥的……好粗…好热…啊啊………」身体渐渐传来快感,原本散涣的意志变得更加薄弱,身体正舒服得要浮起一样。雅人抽得越来越快,我听见他的呻吟声就在耳边,从未试过这么舒服的性交。

「啊……美莎的身体……太美了……哦哦……我爱死妳了……啊呀」雅人的腰很有规律地摆动着,使我们两人都在放声的大叫。雅人似乎不想惊动别人,便一边抽插一边的跟我湿吻。雅人每一下都好用力,几乎每一下都要顶穿我的子宫口,但我却想更多的更多的被他的阴茎所佔有。

「喔……喔喔……去了,哥哥……呀呀……人家又要……喔……呜……去了……噫喔……!!」

「美莎……我又要……要射了……啊啊啊……」我们互相的高潮,他把射精全都射在我身上,让我变得又粘又湿。之后,我们俩深吻了不知多久。

  翌日,我换上了一条迷你短裙和黑色丝袜走到雅人的研究室。

「美莎,妳还真的穿起了丝袜过来了。」雅人停止打字,向我微笑。

「丝袜倒是不怕穿了,可是……人家现在只要穿起丝袜……就会……」一说到这里,爱液便从我两腿中分泌出来,使我不断磨擦自己的双腿。昨日,雅人替我解开催眠后,才发现因为催眠时的性交太激烈,现在穿起丝袜时,身体竟然产生对性的渴望。

「那妳不穿丝袜不就行了吗?」雅人走到我面前,捲起了短裙,露出被爱液染湿了的丝袜。

「那可不行,谁叫我的男朋友喜欢。」

「那我唯有好好疼美莎的身体吧。」雅人把我的衣服脱了,又再开始他的抽插运动。丫,不对,是治疗哦。